English Version 繁體 教师登录 学生登录
 
 
概 况 师 资 新闻中心 招 生 人才培养 对外交流 学术研究 党团工作 图书馆 校友网 培训中心
您现在的位置: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 > 对外交流 > 海外实习
 
詹尉珍欧洲人权法院实习报告(2014年9月至2015年2月)
2015/3/5


    近五个月的实习转瞬即逝。五个月来,学习了很多人权知识,体味了各国的文化,结识了欧洲各国的朋友……以下便则其一二做一简单的叙述。

    一.实习期间的主要工作

    实习期间,主要的工作分为两大块内容。一方面,作为奥地利法官ElisabethSteiner的中国助理开展工作;另一方面,在法律检索部门的律师Aysegul Uzun的辅导下,进行法律和案例检索工作。 

    1. 法官助理工作

    就法官的助理工作来说,主要有两个方面的内容,一是协助法官进行《欧洲人权法院经典案例分析之生命权》著书过程,二是协助法官与中国相关方进行沟通。

    1)协助著书过程

   书籍内容主要涉及的是欧洲人权法院根据欧洲人权公约第二条生命权的规定所做的经典判决。书籍主要分为两大部分:首先为总论,在这一部分,总体介绍了在欧洲人权公约第二条规定下法院发展出的实际案件审理标准以及目前法院就该条约存在争议的领域。其次是案例介绍,书籍选择了21个法院经典判决来具体审视总论部分提到的内容。每一个案例的组成主要分为两大块。第一块是案件的总结,总括案件事实以及法院判决理由;第二块是法院判决理由的部分摘录,选择判决中比较重要的说理部分来看待法院就特定问题的解决思路。我在其中主要做的工作是:将书籍部分内容翻译成中文;就有关翻译事项在法官和涉及书本翻译工作的其他人员之间做好协调沟通工作。

    2)协助法官与中国相关方沟通

    这一方面的工作主要是接待和交往工作,这一部分工作倒是我未曾预见的,但也发现这是任何工作都必不可少的。

    工作内容主要是日常事务性工作,工作性质类似于外事。法官除了日常审理案件之外,很多工作的开展还与中国有关。而我作为法院内部唯一一名中国人自然就成了法官与中国人员沟通的媒介。主要来说是书信来往和迎宾接待。就书信来往来说,主要是将法官的信件翻译成中文后发送,同时将中文信件翻译成英文以供法官阅读。就这类书信的往来,遣词造句是一门学问。英文讲求表达直接,对于任何事情都直切要点;而中文讲求礼仪,表达婉转。在把法官的信件翻译成中文时,就需特别注意中文词语的运用,以确保礼仪周到;而把中文信件翻译成中文时,则要明确要点,让法官一目了然。就迎宾接待来说,就是陪同法官,对访客就法院情况进行中文讲解和说明。

    2. 法律检索工作

    就法律检索方面的工作来说,主要有三方面的工作:第一是进行公约第六条指南刑事方面的翻译;第二是整理公约第三条案件和主要原则,协助Aysegul撰写公约第三条指南;第三是协助Aysegul进行国际法检索;第四是就具体案件中的问题进行中国法检索。

    1)公约第六条指南刑事方面翻译

    公约指南是为了方便他人了解就某一条款法院的判例而做的一个指引。其中的大部分内容都实际摘录于法院在各个案件中的判决理由。同时它又不是简单的对理由进行摘录,它将所有的法院案例归纳总结,将处理类似情形的案件进行归纳。如此一来,他人能够清晰了解法院就某一问题是否处理过,若处理过,其处理原则是什么。

    由于公约第六条的指南之前已经由研究部的其他工作人员完成,因而我所做的就是翻译成中文的工作。

    2)公约第三条案件和主要原则整理

   这一部分的工作主要是为公约第三条的指南撰写做好准备工作。首先需要把自1998年以来的所有大审判庭案例进行摘录,并做好主要方向的归类。公约第三条主要涉及的是反对酷刑,在这一条款下主要的案件主要为:酷刑;非人道待遇;有损人格的待遇;驱逐处境和引渡。其次,将每一类案件中,法院判决理由部分的一般原则进行摘录,摘录的部分主要是法院判例对公约第三条规定的具体解释。再次,将案例中重复引用的原则整合在一起,以便之后在指南撰写中的对原则的引用能给出所有的案例,从而方便读者通过指南而找寻到所有相关案例。

    3)国际法检索

    在国际人权框架下,除了欧洲人权法院这一国际人权机构处理人权案件,还存在着类似的其他人权机构,具体来说包括联合国下的人权委员会,非洲人权公约下非洲人权委员会和人权法院,美洲人权公约下的美洲人权委员会和人权法院。而根据欧洲人权公约判例法的规定,欧洲人权法院在对条约进行解释时,必须考虑相关的国际法原则和规定。  因此,法院就某一问题进行论述时,就需要同时考察国际其他人权机构对于类似情形的处理。

    而我在其中所做的工作就是就某一特定问题检索国际法下其他人权机构对该问题的处理。举例来说,我最早处理过的检索是有关有精神疾病的罪犯在其他人权机构下是如何处理的。最初,指人告知我的处理方式是找到机构的官方网站并在其Jurisprudence项找到相关内容。但是由于其他人权机构网站的案件和文件数据库检索仍不健全,通过上述方式进行检索便如同大海捞针,困难很大。

    在尝试各类方法之后,我发现比较有效的方式是:先找问题可能涉及的法律条款,然后在法律条款下找到法院处理过的案例,当法院就该问题的处理仍不健全时,可以找法院对类似情形的处理,从而提供一个全面的检索。例如;当拿到精神疾病的罪犯这一词语时,通过文章和网站搜索和阅读,找到何种人权类型会涉及到精神疾病的罪犯这一问题。通过阅读,我发现对精神疾病的罪犯来说,主要涉及的是生命权和禁止酷刑的规定。之后,查找就这条法律规定下的具体案例。我在这两项规定下就只找到了处理这类情形的几个案例。但是由于各个法院就该问题现存的判例还比较少,为了提供给处理问题的律师更多的信息,我再行查找与精神疾病的罪犯类似的情形,例如:身体疾病的罪犯;被强制住院监管的患有精神疾病的人。这样一来,就是一个比较全面的检索,能够为律师撰写报告提供一些帮助。

    4)中国法检索

    这方面的检索主要是成员国法律检索。之所以会有部门法的检索源自法院规定:在对公约进行解释时,必须考虑各个成员国的自由裁量(margin of appreciation)。 当然成员国的自由裁量并不是无限制的,当各个成员国就某一问题的规定和处理基本相似时,就认为成员国就该问题达成了一致,此时法院可根据成员国的处理方式对具体案件进行处理;但如果成员国就某一问题的规定和处理有很大的不同时,法院会因成员国就该问题未达成统一意见而交由成员国自行处理这一问题。 在这种规定下,对部门法律的检索就成为为必要。因为法院需要了解就某一问题在成员国内部是否形成了一致意见(Consensus)。

    基于此,我所做的工作就是检索中国法律就相关问题的规定。当然,由于中国并不是欧洲委员会(Council of Europe)的成员国,实际上对成员国内部是否形成一致意见来说并没有实质性的作用。但是通过对非成员法律的检索,可以给律师解决问题提供一些信息,使其了解其他国家就相关问题的做法。 

    二.实习带给我的人权知识

    学到的公约下的知识有很多,接触比较多的知识主要是欧洲人权公约的受理标准,第二条生命权,第三条禁止酷刑,第六条公正审判的权利,第八条私生活和家庭生活受到尊重的权利以及第二号议定书第二条受教育权。以公约第二条生命权为例,我对法院就该条在具体案件中的审理做一简单的说明。

    公约第二条规定了生命权,其具体规定为“1. 任何人的生命权应当受到法律的保护。不得故意剥夺任何人的生命,但是,法院依法对他所犯的罪行定罪并付诸执行的除外。2.在使用武力是绝对必要的情况下,其所导致的对生命的剥夺不应当视为与本条的规定相抵触:(a)防卫任何人的非法暴力行为;(b)为执行合法逮捕或者是防止被合法监禁的人脱逃;(c)镇压暴力或者是叛乱而采取的行动。”

    根据该条约规定,国家对于保护他人生命权存在积极义务和消极义务。国家不仅有不能非法剥夺他人生命的消极义务,也有采取适当措施保障他人生命的积极义务。 而就该项积极义务来说,包括实体义务和程序义务。实体义务要求国内存在有效的法律规制侵犯生命权的行为,同时采取适当预防措施防止侵权行为的发生。 程序义务要求国家法律能够被有效实施使得侵犯生命权的行为得到惩罚。

    除了上述法院对生命权的实际审判规则以外,通过观察法院的判例,这一条款还涉及到死亡的权利,胎儿的生命权以及死刑存废这些仍然争议比较大的问题。

    在Pretty v United Kingdom 案件中,第二条下的权利是否包括死亡的权利被提及。Pretty 患有严重疾病并在不久将来死亡。为了免受疾病痛苦,她要求其丈夫帮助其终结生命。继而引申出命权是否包含了消极的权利,即死亡的权利。法院在审视这一案件表示第二条保障保障的生命权不能包含权利的消极方面,即死亡的权利,也不意味着它给予当事人选择生死的权利。这里进而涉及到的问题是:一些成员国并不禁止帮助他人自杀,那这是否意味着对公约的违反。法院就此问题没有给予正面的答复,只强调这种情况可以通过审视公约其他条款来得到解决。

    有关胎儿是否享有生命权,法院在所判决过的案例中并没有给出明确的答复。法院认为胎儿并不能视为公约第二条所规定的“人”。 但同时法院又说道:若胎儿确实享有“生命权”,其权利受到母亲的权利和利益的制约。 也就是说,法院并没有排除在某些情况下胎儿享有权利的可能。

    另一个问题是死刑的存废问题。公约第一款第二句规定了剥夺他人生命权的例外情形:“法院可以通过法定程序定罪并判处死刑” 。而欧洲人权公约第6号议定书(已生效)第一条规定死刑应被废止;同时议定书第二条又规定死刑仍可适用于战争时期。 公约第13号议定书(尚未生效)规定废除任何条件下的死刑。

    这里出现的一个问题是:第二条第一款第二句话在当前是否已经失效。首先,法院在对公约进行解释时,需要遵循的一个原则是国家自由裁量(margin of appreciation)。而正如我之前在国内法检索部分所述,国家自由裁量并不是无限的,国家自由裁量的范围有大小之分。判断国家自由裁量范围的一个标准就是国家合意(consensus)。如果在成员国达成合意,则国家自由裁量的范围就小(margin of appreciation is narrow); 反之国家自由裁量的范围就大(margin of appreciation is wide)。 根据如上规则那么在对待死刑问题时,法院发现在大部分成员国中死刑已经事实上(de facto)不存在。 也就是各成员国就该问题基本达成了合意,死刑不复存在,法院有权根据这一合意判定国家有废止死刑的义务,也即该死刑规定已经失效。但根据议定书的生效方式:第6号议定书第8条规定该议定书在5个成员国同意接受受议定书约束之日的下一个月第一天起生效。  表明了成员国希望通过正式修订的方式来废除死刑,并且该修订方式给予各成员国自由选择加入的权利。 这里存在的矛盾如果法院根据成员国合意来作出判决,那么议定书规定的死刑废止的生效方式就不再适用。而如果根据议定书的签证生效方式,那么法院就不能以成员对死刑废止的合意来作出判决。在如上矛盾出现的情况下,为了使解释不存在漏洞,法院对于第二条第一款第二句是否无效 没有给出正面答复。

    三.实习之余我为欧洲委员会留下的中国痕迹

    所谓留下的中国痕迹,这主要是指由于我的努力,欧洲委员会内部开设了中国语言和文化俱乐部(Chinese Section)。

    想法的产生源自去年十月初在Palais De L,Europe 参加秋季大会。那是我第一次来到欧洲委员会的主会议厅。主会议厅内,除了座位以外还有几个翻译间,这些翻译间大多是成员国语言的翻译间,但其中却有一个非成员国语言翻译间,即日语。我当时的想法是:日本并非欧洲委员会的成员国,却在主会厅有自己的翻译间。那为什么不能有中文的翻译间呢?

    想法开始成型是在参与了欧洲人权法院的法语俱乐部后。欧洲人权法院内部有各类语言俱乐部,法语俱乐部西班牙语俱乐部,俄语俱乐部。因为自己需要学习法语的缘故,我加入了法语俱乐部。法语俱乐部的组织者和参加者都是法院的雇员,大家每周聚在一起,用法语交流,相互帮助提高法语水平。也正因为组织者是法院的雇员,因而并没有受过专业的授课训练,完全是因来自母语国家而接下了授课的任务。通过参加法语俱乐部,让我产生的想法是:既然这种语言俱乐部并没有如此严格的限制,我,作为来自中文母语国家的人为什么不开设一个中文俱乐部呢?

    在获取俱乐部总管理人信息后,我向她询问我是否能够开设中文俱乐部。但是管理给我的答复是“目前我们已经有太多的俱乐部了,已经没有足够的资源和时间来开设新的俱乐部,而且我们没有多余的房间提供给你的俱乐部。" 看到这个回复后,我想既然没有资源,那我就不要资源。于是我便告知她:"开设的俱乐部可以不占用教室。餐厅和法院外面的草坪都是可以的”。但得到的回复仍然是不行。

    之后,通过与法院的其他实习生交谈,我了解到他们刚刚开设了一个模拟法庭俱乐部而且顺利获得了房间。 我向他们询问如何获得房间时,他们告知我:通过邮件向管理申请房间并说明用途,管理就分给他们了一个房间。当时听到这个消息后,我就邮件询问管理为什么模拟法庭俱乐部能有房间但我却不行。现在想来,自己发这封邮件的行为也真是有些傻。邮件石尘海底,没有下文。在无计可施的情况下,我向在法院的指导老师奥地利法官Steiner求帮助,希望她能够帮我这个忙。法官很热情,告知我会同俱乐部管理人联系,但同时法官提出了一个问题:要是你实习结束后这个俱乐部怎么继续下去?这个问题,便萦绕在我脑边挥散不去。

    转眼到了12月初,一次偶然的机会,我从热爱中国文化的法国人Lucas处得知斯堡有孔子学院。得到这个消息,我异常兴奋,觉得这样法官提出的问题就有解决之法了。于是,我便要求Lucas带我前去孔子学院。在孔子学院接待我的是王文,我向她告知我想在欧洲人权法院内部开设中文班的想法并希望孔子学院能派老师过去教授中文,传播中国文化,她表示非常赞同,并告知我会及时和孔子学院赵院长联系,征求意见。

    12月11日的时候,赵院长给我回信表示支持我的想法,但由于当时她正在中国,所以我们联系多有不便。期间,我的另一个指导老师告诉我:已经说服管理人,准许我在法院开设一个非正式的中文俱乐部。但此时,因为了解到孔子学院的信息,我就不在满足于开设非正式的俱乐部。我开始不断了解如何在整个理事会开设中国语言与文化俱乐部的信息。我了解到日本在委员会有开设日文俱乐部,据说开幕式甚为隆重,日本驻斯堡的领事馆馆长,委员会俱乐部总管理到场致辞,播放日本影片,准备日本料理。介于日本并非欧洲委员会成员国,我便想了解他们何以能在委员会办起语言班。我写信给在委员会教授日语的Mariko,要求听她授课。Mariko很友好,愿意与我见面。在我的询问下,她告知了日文俱乐部开设的整个过程。

    了解到这些信息后,我就不断与赵院长联系。但由于当时合作前景一切未知,又想到我的指导老师好不容易帮我争取到的机会。我便制作宣传海报,邀请法院同事于1月15日相聚咖啡厅听我做一个简单的中国介绍。介绍课程顺利开展,说来也巧,参加的人中有一个人便是委员会俱乐部管理部门Amicale的执行秘书。

    于此同时,我最终与赵院长见面。我向她表达希望孔子学院能派老师免费到委员会授课的想法。赵院长觉得我的想法具有重要意义,非常支持,并在与孔子学院理事长协商后表示愿意派老师免费来委员会授课。得知这个消息后,我便与执行秘书联系,告知他们能否在Amicale办中文班,并由孔子学院愿意来委员会教授中文。执行秘书对此表示支持,在询问有可用的房间后,告知我愿意让孔子学院派老师来Amiclae教授中文,并表示可以要求报名的学生支付一定费用。

    在双方都谈妥之后,我开始着手安排双方见面。并最终于2月4日让双方得以见面并就具体事项做了安排。到目前为止,了解到的情况是:2月底,孔子学院在Amicale开授两次宣传课,之后如果反响好的话便会在三月份正式开课。而Amicale也将建立起Chinese section主要处理有关事宜。

    之前在于法院一些同事交流中国的人权状况时,发现一些同事对中国目前的情况存在一些不理解的地方。那时,我便将中国的历史传统以及中国目前实际现状告知他们。这种交流让他们了解到另一个看待中国人权问题的路径,进而改变他们看待中国的些许想法。我想,如果这个Chinese Section能够成功地办下去的话,那便能让这一人权机构中的更多工作人员对中国有一个了解。而通过对中国文化和现状的了解,才能使他们对中国的人权有一个更全面的看待。
   
    四.结语

    过去五个多月的经历和感受还有很多,在此就不再一一述说了。最后,感谢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给我提供这个实习机会,感谢朱岩老师和陈磊老师的帮助,感谢班长栾永超帮助我办理学校各类事宜,感谢Caroline Lavoue为我提供了温暖的房间,感谢Fiona和Maiween帮助我适应法院和斯堡,感谢Aysegul Uzun律师和陆海娜老师在人权方面给我指导和帮助,感谢赵宗红老师,Sabrina Wittmann和Erika Nyman对中国语言和文化俱乐部的帮助……特别要感谢Steiner法官对我事业上的指导和生活上的照顾,她的指导帮助我拓宽了看待事物的眼光,她的照顾帮助我更好的适应欧洲生活。谢谢!

分享到:
友情链接
中国人民大学 中国民商法律网 中国刑事法律网 中国宪政网 中国法学教育网
人大国际法网 国际法本科精品课程网 冯玉军法律经济学网 中国反垄断法网 中华法律文化网
中国劳动法和社会保障法律网 北京环境法制论坛网 中国人民大学法律诊所 中国人民大学知识产权学院 残疾人权益保障法律研究与服务中
多元化纠纷解决机制研究网 文化遗产法研究网 知识共享@中国大陆 中国证据法网 食品安全治理协同创新中心
《法学家》杂志 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法律分社 《人大法律评论》杂志 《经济法学评论》杂志 《判解研究》杂志
世界知识产权法律和条约数据库 中国破产法论坛网 历史与社会 中国人民大学普通法中心 中国人民大学人权研究中心
律师业务研究网
 
© 2001-2017 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  地址:北京海淀区中关村大街59号  邮编:100872  京ICP备05066828号 网站管理 lawweb@163.com | 联系我们 | 访问旧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