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Version 繁體 教师登录 学生登录
 
 
概 况 师 资 新闻中心 招 生 人才培养 对外交流 学术研究 党团工作 图书馆 校友网 培训中心
您现在的位置: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 > 新闻中心 > 荣誉奖励
 
似兰斯馨如松盛,春华秋实文章存——记“万人计划”入选者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张新宝教授
2017/1/14

        近日,教育部社会科学司转发了《中央组织部办公厅关于印发第二批国家“万人计划”领军人才入选名单的通知》(组厅字〔2016〕37号),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张新宝教授入选。

        张新宝教授任教于我校法学院民商法学教研室,1984年毕业于西南政法大学获法学学士学位,1986年毕业于中国人民大学法学系获民商法学硕士学位(师从佟柔教授),1997年毕业于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或民商法学博士学位(师从王家福教授)。曾作为访问学者留学美国、德国和日本,历任《法学研究》杂志社社长、中国社会科学院法学政治学联合图书馆馆长。现任《中国法学》杂志总编辑,兼任中国法学会常务理事、中国法学期刊研究会会长、中国民法学研究会学术委员会副主任。张新宝教授是我国当代著名民法学家,尤其是在侵权责任法、人格权法、民法总则等领域享有盛誉,同时也是我国互联网与信息法学理论的开拓研究者。 

        由中央人才工作协调小组统一领导,中组部、中宣部、教育部、科技部、人力资源社会保障部等多个部门共同组织实施的“万人计划”,是与引进海外高层次人才的“千人计划”并行的国家级重大人才工程,定位于国内高层次人才的培养支持。全国入选“万人计划”第二批哲学社会科学领军人才197人,两批共计290人。截至目前,中国人民大学共计入选两批“万人计划”哲学社会科学领军人才10人,位居全国高校首位。

春风化雨,教书育人应为本

        “师者,所以传道受业解惑也。”中国人民大学二级教授、教育部“长江学者”特聘教授,作为一位人文社科领域的学者,这样的荣誉在外人看来,足可谓“大腕”。但是,张老师始终将自己定位为一位踏踏实实的教育工作者,将教书育人作为工作的第一要务。自2002年调任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以来,张老师每年坚持给本科生开设相关课程,15年来从未间断;同时也担负着大量的硕士、博士课程的教学任务;每年累计课时达140小时以上。即使许多课程是在晚上开设,回家路途遥远(张老师当时家住望京),张老师也从不在意,3个小时的晚间课程结束再驱车回家,往往已是深夜。 

        张老师的课堂纪律是严格的,不仅对于学生,也是对于自己。一些早上的课程,有的学生来不及吃早饭,便将早餐带进课堂,边听边吃。此时,张老师总会“批评与教育相结合”,一方面重申“不得用餐”的课堂纪律,一方面则是耐心地劝导学生们养成良好的生活习惯,早睡早起,不要熬夜。不论是在什么时候,只要是讲授课程,不论自己多么疲倦,张老师永远选择站着授课,并不落座,这是对学生的尊重。 

        张老师的授课风格是亲切风趣的。法律自是艰深,法学难免枯燥。如何将高深的法律理念、复杂的法律制度、鲜活的司法案例深入浅出地教授给学生们,是张老师一直深入思考、持续实践的问题。多年来,张老师摸索出一条理论与实际相结合、法律制度与具体案例相结合的成功道路来。每讲解一项法律概念、勾勒一个法律制度、阐释一种法律理念,张老师就趁热打铁再给同学们结合讲解一个相关的例子。这些例子大多是经典的司法案例。在张老师生动风趣的讲解下,虽然有着30岁的年龄差,但是与同学们之间并没有隔阂。每到精彩处,同学们相视而笑,既加深了对法学知识的理解,也收获了一丝人生的经验。

潜心治学,实事求是最为重

        学术研究是一位大学教授的生命,张老师也将此视为自己一生的志业。张老师作为我国当代著名民法学家,在民法的诸多领域特别是在侵权责任法、人格权法、民法总则等领域都作出了突出的学术贡献。作为我国最杰出的侵权责任法学者,张老师早在1991-1993年就前往美国雪城大学作为访问学者深入研究侵权责任法学。自1993年在《法学研究》发表《我国侵权法若干基本理论研讨》一文以来,已经发表侵权责任法学术论文数十篇。其中,《侵权责任法立法的利益衡量》、《侵权责任法的一般条款》、《侵权责任法的法典化程度研究》、《侵权法上的原因力理论研究》、《经营者对服务场所的安全保障义务》、《工伤保险赔偿请求权与普通人身损害赔偿请求权的关系》、《侵权死亡赔偿研究》、《论纯粹经济损失的几个基本问题》、《惩罚性赔偿的立法选择》等文章不仅几乎涵盖侵权责任法的所有重要领域,而且在该领域中都产生了极为重大的影响。可以说,这些优秀学术论文已经成为我国侵权责任法研究不可或缺的奠基石。

        在2000年秋天,张老师接受欧盟-中国高等教育交流项目资助,在德国奥斯纳布吕克大学私法与比较法国际研究所研修欧盟侵权行为法,期间翻译、审校了著名侵权法学者克雷斯蒂安•冯•巴尔教授所著200余万字的《欧洲比较侵权行为法》。该书于2001年在中国大陆与我国台湾地区分别以中文简体和繁体出版发行,在两岸学界引发了热烈反响,产生了巨大的影响。直至今日,这部巨著仍然是侵权责任法学人必备的案头书。 

        “侵权责任法在维护人们的行为自由与保护(救济)民事主体的权益方面发挥着同等重要的功能。权衡侵权责任关系中的各种合理利益(自由),对受害人(或者将来的受害人)的民事权益和加害人(或者可能加害人)的行为自由予以均衡的保护(维护),在受害人获得的赔偿与加害人承担的责任之间建立起具有公正性的平衡机制,是侵权责任法的基本使命,也是侵权责任法立法程序参与者必须自觉遵守的准则。”这是印在张老师所著《侵权责任法立法研究》一书封面上的一段文字,或许可以代表张老师对侵权责任法最凝练的认识,而这一认识,可以毫不夸张地说,已经成为侵权责任法学人共同体认的“学术常识”。 

        同时,张老师也是我国人格权法研究的杰出学者。早在1997年即已出版的《隐私权的法律保护》几乎是开我国系统研究隐私权法律保护制度先河的奠基性著作。公开发表的《侵害名誉权的损害后果及其民事救济方式探讨》、《言论表述和新闻出版自由与隐私权保护》、《雇员在工作场所的隐私权保护与限制》等学术论文对于当前的人格权法研究仍然具有一定的指导意义。 

        随着信息网络的迅猛发展,张老师的学术研究也开始“触网”。作为我国互联网与信息法学理论的开拓研究者,张老师已经在《中国社会科学》、《中国法学》、《法学研究》等权威期刊上发表了多篇极具影响力的重要论文。目前,张老师还主持一项国家社科基金重大项目“互联网安全主要问题立法研究”并担任首席专家。

        张老师几乎获得过一个当代法学家可能获得的所有学术奖项,而且基本上都是一等奖。但是,张老师不以此为骄傲,更不故步自封。他的治学态度始终是实事求是的,“不唯书、不唯上、只唯实”。在此可举个小例子,多年前张老师曾写过一篇论文,反对将信用权作为一项独立的人格权利。但是,随着经济社会的迅猛发展,民事主体的信用日益重要,此时,张老师不是牵强附会、生搬硬套地继续坚持之前的观点以彰显自身的权威,而是欣然地选择改变自己的学术观点,建议在《民法总则》草案中加以规定。这种谦卑、诚挚的治学态度确实难得。 

        正是如此严谨的学术态度,张老师在立法部门和司法部门获得崇高的声誉,自始至终作为主要学者参加《侵权责任法》、《民法总则》等法律的起草工作及多部司法解释的起草工作。 

心系家国,赤子报效身为先

        书斋里的学问虽也是学问,但到底缺了份厚重。如何学以致用,用自己所学的过硬的本领来报效祖国、服务人民、回馈社会,一直是张老师念兹在兹的议题。因此,在繁忙的教学科研之外,张老师也力所能及地从事社会活动,尽一份法律人的“社会责任”,体现着书斋之外的大格局。

         教育没有界限。张老师虽然是中国人民大学的教授,但心系的不仅仅只是人大的学子,同时他也倾心投入支持其他高校法科建设和人才培养。几年以前,张老师兼任了华中师范大学法学院的名誉院长一职。每年6月的毕业典礼上,总会有张老师身着导师服的忙碌身影。作为名誉院长,在毕业典礼上有一项重头戏,就是向毕业生致辞。张老师所作的致辞稿,因其文风朴实、情谊真挚,在每年的毕业季都会发表在《法制日报》法学院栏目并在微信圈里疯狂转发,掀起一年一度的清凉风。这些致辞,都是张老师最想同同学们讲的心里话,语重心长,情真意切。“一个当代法律人不宜是苦行僧,而应该有自己的多彩人生。在法律的理性王国和规则框架之外,你们有权像任何一个热爱生活的年青人一样,追求婚恋的幸福、家庭的美满,有权拥有强健的体魄,有权听音乐、读文学、弄文博,把自己的人生装点得丰富多彩。我以为,丰富的精神世界有助于唤起一个人最朴实的爱和最原始的善良。而这些朴实的爱和原始的善良,能够让你保持本真而不失去自我,让你愉悦自己并惠及他人。”这些隽永的语句,看过的、听过的同学大抵都能从中获得一些教益。

         自2011年起,张老师担任了《中国法学》杂志的总编辑一职。对于旁人来说,这似乎是一种权力;但对于张老师而言,更多的则是一份沉甸甸的责任。张老师关心的、始终关心的是如何把刊物办得更好,如何把更好的学术论文刊发出来。而这需要的不仅是挑文章的“眼力”,更需要的是对原则的绝对坚守,挡住诱惑、扛住压力。总编辑对原则底线守得严实,杂志社的工作自然也就干得扎实。在杂志社全体同仁的共同努力下,《中国法学》复合影响因子达7.555、综合影响因子达4.806,均高居法学类期刊第一名。

         2015年8月12日,天津市天津港发生严重爆炸事故,造成人民群众重大的生命、财产损失。事故发生之后,如何处理善后问题需要法律人的参与。张老师作为大规模侵权方面的重要专家,深度参与了处理方案的论证过程。事件最后得到了较为妥善的处置。此外,张老师还担任最高人民检察院专家咨询委员会委员,中国人民法院民事审判专家委员会副主任委员、国家赔偿专家委员会副主任委员,常年为司法实践和应用法学贡献学者的智慧。

谦谦君子,言传身教总为真 

        30多年前,张老师从西南政法大学毕业,作为班里唯一考取硕士研究生的学生,从歌乐山下来到人民大学,拜在“中国民法先生”佟柔教授的门下,攻读民商法学硕士学位。三十多年过去,佟柔老师早已驾鹤西去。但张老师对恩师的感情从未淡去,而是随着时光的流走,愈久弥深。在中国人民大学明德法学楼的6楼,有一座佟柔老师的铜像。每年的教师节,张老师从不忘在铜像前献上一束鲜花,以示追思。但这样颇具仪式感的事件,张老师从不与外人道,以至于法学院里从老师到学生,鲜有人知道教师节时铜像前的鲜花是何人所献。今年的教师节前夜,在在校张门硕博士生的陪同下,张老师依旧向铜像献上了鲜花。大家向铜像行三鞠躬礼。此刻,一花一像,三代学人,相视虽无言,但心中弥漫的是传承、担当与进取。

        佟柔老师的言传身教,张老师记在心头并化为自己的切实行动。虽然工作十分繁忙,但只要学生有需要,张老师总会抽出时间与学生沟通交流。2014年9月底,有一天中午刚刚召开民商法教研室硕士新生见面会,分配导师。会后张老师即邀新分配的学生来办公室交流。到了办公室,张老师一边招呼学生坐下,一边打开快餐盒,“上午刚开完会,还没来得及吃饭,我就边吃边说吧。”同学们看在眼里,感动是在心里。 

        作为导师,张老师对硕士生、博士生的指导是全面的、活泼的。张老师在学界足可称权威,但在对学生的指导上从不以权威自居,总是极大地尊重学生自主学习的权利。张老师常拿自己举例,劝学生们书可以看得广些,法学的书、法学外的书,都可以涉猎,只要自己兴趣所在,兴之所至。“以前佟柔老师就让我们看《资本论》,我在硕士期间看完了。本科那几年还看完了罗曼•罗兰的《约翰•克里斯朵夫》等名著。”除了学习与研究,张老师也经常提醒学生们多进行体育锻炼,“把身体练得棒棒的”。对此,张老师也是身体力行。现在,不论白天的工作多么繁忙,每天晚上张老师都会抽出一个小时的时间进行适当的体育锻炼,日复一日,从不间断。张老师喜欢爬山,登高望远。在时间方便的时候,也会组织与同学们一起爬山,师生间其乐融融,享一份天高云淡的恬静时光与心境。

        凡是与张老师交流过的同学,都深深地感觉到张老师的坦率真诚。“实事求是”,这一人民大学的教训在张老师身上得到了深刻的体现。在一次硕士学位论文选题时,张老师的一位硕士生希望可以进行破产法方面的研究,这并不是张老师的研究重点。作为导师,完全可以要求学生放弃或改变该选题,但是张老师则说,“这个选题完全可以,但是我不是这方面的专家,在指导上可能没有那么权威。不过不要紧,咱们可以一起学习,共同进步。”

        千字文有云,“坚持雅操”。在繁重的工作、学习之外,张老师也是一个活生生的骨子里的文化人。在闲暇时光里,张老师喜欢作一份简洁的插画作品,置于屋内一角,平添一份雅致;也喜欢捧一把大气古意的紫砂壶,撮一口陈年陈香的普洱茶。

        桂树一枝当白日,芸香三代继清风。一转眼,北京已入初冬一如往年,只是愈加的寒冷;而张老师也始终无私奉献着自己一如往昔,只是愈加的辛勤。几十年匆忙的身影里,您是讲台旁尽职尽责的老师;是书桌边严谨细致的学者;是同学们心坎里情真意切的长辈。在人大的校园里,有您,真好。



(文/汪榆淼  编辑/孙毅)

分享到:
友情链接
中国人民大学 中国民商法律网 中国刑事法律网 中国宪政网 中国法学教育网
人大国际法网 冯玉军法律经济学网 中国反垄断法网 中华法律文化网 中国劳动法和社会保障法律网
北京环境法制论坛网 中国人民大学法律诊所 中国人民大学知识产权学院 残疾人权益保障法律研究与服务中 多元化纠纷解决机制研究网
文化遗产法研究网 知识共享@中国大陆 中国证据法网 食品安全治理协同创新中心 《法学家》杂志
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法律分社 《人大法律评论》杂志 《经济法学评论》杂志 《判解研究》杂志 世界知识产权法律和条约数据库
中国破产法论坛网 历史与社会 中国人民大学普通法中心 中国人民大学人权研究中心 律师业务研究网
 
© 2001-2017 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  地址:北京海淀区中关村大街59号  邮编:100872  京ICP备05066828号 网站管理 lawweb@163.com | 联系我们 | 访问旧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