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Version 繁體 教师登录 学生登录
 
 
概 况 师 资 新闻中心 招 生 人才培养 对外交流 学术研究 党团工作 图书馆 校友网 培训中心
您现在的位置: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 > 党团工作 > 校园文化
 
明宪立德 | 王旭:论依宪治国
2017/6/7

    暑气渐起,思想也因此活跃。5月26日晚,明德商学楼0103内,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王旭副教授应邀围绕“论依宪治国”这一主题,讲解依宪治国的内涵和意义,增强同学们的宪法意识。王老师淳淳教诲之中,同学们亦是受益匪浅。 

 
    王老师开场指出,因本次讲座面向全校,故其公共性大于专业性;然而公共性恰与“依宪治国”紧密相关,宪法作为我国之根本法,是实现社会公共生活、形成公民共识的最为基本之保障。

    自党的十八届四中全会以来,“依宪治国”的话题热度不断升高。

    为何我们在当下要重视“依宪治国”?王老师认为,依宪治国除了具有保障公共生活,凝聚公民共识,形成国家认同等一般意义外,就当下所处的时间节点而言,还具有更为重要和深远的特别意义。

    第一个特别的时间意义是中共十九大即将召开。十九大召开在即,此届中央领导集体须回应其执政五年之后,执政能力有没有提升、人民群众有没有获得感、国家治理能力及治理体系有没有初步实现现代化等等问题。2017年是“改革成效年”,是必须要实实在在看到改革成效的;整体而言,本届中央领导集体凭借非凡的政治勇气和高超的全面改革顶层设计,取得了举世瞻目的成绩。但需注意的是,自中央“四个全面战略”提出以来,相较于全面从严治党所取得的突破性进展,全面依法治国这一环节相对薄弱,法治改革进程相对落后。在中共十九大上,我们就法治建设问题能交上什么的答卷,关键之一就在于看就依宪治国问题能交上什么样的答卷。因此依宪治国在中共十九大的语境中显得尤为重要。

    第二个时间节点是修宪时间临界点。王老师认为,今距2004年最近一次修宪已有十三年,现行宪法已到修改的时间临界点,明年较有可能进行修宪,中国又将迎来“宪法变迁的重要时刻”。王老师指出,修宪不仅是做减法,也有可能做加法,加减之间修宪便成为了工程量巨大、涉及范围广的项目;修宪可能会对我国最高公共生活带来较大变化,从学者的角度观察,诸如国家监察体制改革的成果、国家元首的职权安排及任期制、人民代表大会及常委会职权配置、宪法实施机制的完善等焦点问题都在讨论之列。

    针对上述特别意义,王老师认为大学生关注“依宪治国”是值得肯定和支持的。西方古典时期将“政治”理解为“众人之事”,每一个人都应超出一己私利去关心公共福祉。卢梭认为人真正的自由只有从公共生活中才能获得。但日本政治学家加藤节也提出,现代社会存有如下悖论:政治的普遍席卷和人民对于政治的普遍冷漠。王老师对此解释,一方面现代社会的人难以避免政治,另一方面却有部分人对待政治娱乐化、庸俗化。讨论依宪治国同时也有助于唤醒民众的政治责任感。

    接下来,针对依宪治国的理论内涵,王老师从三个方面展开介绍。

    其一为依宪治国的历史逻辑。

    王老师认为,任何公共话语的提出都是由实践和时空决定的。依宪治国是一个历史命题,不是某一个人或某一代人心血来潮突然提出的,而是中国社会发展进程中的一个必然。理论追求普遍性的世界历史图景,世界,依宪治国理论同样如此,自有独特清晰的历史逻辑。

    王老师指出,依宪治国在我国的历史逻辑有三个阶段。

    第一个阶段是行宪救亡。“宪法”的拉丁语词源本义为“建筑与保持”,即任何共同体都有构建之、保持之的基本规则。近代西方在经历法国大革命、美国独立战争等现代性事件后,世界观较之中世纪发生重大变化,国家、政治及宗教等领域的问题得到新的解答,“宪法”词义的内涵随之转变。“宪法”之内涵有二:一在于“授权”,一在于“限权”;立宪目的之一便在于论证新兴共同体的正当性。但近代中国引入宪法的目的恰恰相反:1906年晚清政府颁布《仿行立宪上谕》,预备立宪;此次立宪的目的反而在于维持落后共同体的正当性。虽然目的相悖,近代中国依宪救亡的思想仍有积极影响,典型成就便是1949年第一届人民政治协商会议通过的具有临时宪法作用的《共同纲领》。

    第二个阶段是凭宪立制。王老师引用德国学者哈贝马斯的观点认为,人民主权与人权具有同构关系,即人民主权确认之际,便是基本人权实现之际,例如宪法得以形成必然与公民的言论自由有关。由此王老师进一步指出,立宪目的之二在于构建国家共同体,即诸多个人意志通过宪法集中体现为统一的国家共同意志,宪法出台之际,便是国家建构完成之际。但在近代中国,立宪与建国的关系与上述理论存有显著不同。以1954年宪法为例,当时制定该部宪法的主要考量有二:一为接轨国际惯例,使得新中国符合国际法对于国家的定义,获得国际法上的“出生证”;二为通过制定社会主义宪法来确定共产党执政地位的合宪性。因此,首先我国立宪与建国的时间顺序不同于西方:两者并非同时出现,而是先有国家后有宪法;其次我国依宪建国的思想启蒙作用有限:1954年宪法因随后各种政治运动而未能真正发挥功效,至今宪法启蒙仍处于前期发展状态。

     何以出现上述问题?王老师指出,近代中国的立宪实际是“饥不择食”,过分注重立宪的实际功能,故从救亡到建国,中国未能实现宪法思维从治理工具论向治理本体论的转变。

    第三个阶段是依宪治国。王老师指出,依宪治国在中国的历史逻辑不是平滑的,其存在明显的逻辑断链。上述两个阶段中国与西方都存在区别,这些区别使得救亡到建制、建制到治国都未能自然过渡。这样的逻辑断链使得我国为此付出了惨痛的代价。直至上世纪八十年代,因为当时中国初步恢复民主政治的生态环境有所好转,国家重新重视宪法及法制建设,才开始初步思考依宪治国的问题;但在1982年宪法制定之后中央仍未能明确提出“依宪治国”。何以未能提出?王老师认为这主要是因为我国历史发展所积留的结构性难题,例如如何处理执政党的权力和国家权力的关系、如何处理党的意志和国家意志的关系等等。当下习近平总书记提出依宪治国实际上是顺应时代发展的规律,以此避免公权力和公民权利的恶性对峙,权力和权利双重结构失衡带来的国家与社会动荡,从而推动中国法治进程。

    其二为价值逻辑。

    依宪治国对于中国社会具有何种价值?王老师认为依宪治国的价值首先在于填补权威真空。王老师引用德国古典社会学大师马克思·韦伯的观点说明,权力是现实性的支配,权威则是正当化的宣称。社会和国家是人类个体自我意识的普遍化。这种普遍化是由意识形态来实现的,而意识形态则需要权威的建构,现代权威的建构则必须基于人民主权作为根本意识形态的共同意志。宪法便是共同意志的最高体现。青年黑格尔在1802年《论德意志宪制》中批判神圣罗马帝国不存在共同意志,只是数个局部意识的简单拼凑而已,因此神圣罗马帝国是缺乏权威的。反观我国,当今共同体的基础主要建立于既定的历史事实,权威的构建相对缺乏,即论证新中国之正当性的理由缺乏宪法文本背后共同意志的的充分发掘和论证的。这容易导致“权威失落”,不利于国家的健康发展。因此,依宪治国填补了此一权威真空,调和了国家与社会,社会不同局部和阶层的结构性矛盾,实现了基本的重叠共识。

其次在于实现国家治理的理性化。王老师认为现代社会理性并未走向穷途末路,只是尚未充分展开而已,“现代性是一项未竟的事业”,在这个方面政治理性尤然。依宪治国推崇政治理性,要求政府温和地使用权力,公民普遍地参与政治,国家机构公开透明地运作。这些要求都有利于实现国家治理的理性化。
再次在于同时刷新共同意志与个体意识,塑造“新人”。依宪治国通过宪法实施的具体方式形成新的共同意志,并在这个过程中通过落实基本权利形成新的个体意识;共同意志与个人意识相辅相成,终以塑造符合时代要求的“新人”。上述过程在当今中国只有宪法能够做到,因为宪法既是共同意志的产物,也有个人意识的参与。

    其三为技术逻辑。 

    王老师指出,依宪治国的理论最终需要落实于技术和制度,但中国宪法相关的技术和制度发展还有很长的路要走。王老师总结出外国宪法技术所具有的共同特点:第一,具备审查功能,即可依据宪法对法律进行违宪审查;第二,违宪审查采取集中审查的方式,即进行违宪审查的机构、程序统一集中; 第三,个案审查与抽象审查相结合,即既可个案中启动对涉及个案的法条的审查,在很多国家和程序里还可以对抽象文件直接提出宪法审查。

    相较于此,中国宪法实施机制则不同:第一,缺乏针对法律的审查功能,更多集中在对法规、规章和司法解释等审查;第二,缺乏个案审查,即便审查也难以进入司法程序;第三,分散审查。针对第二点,王老师提到全国人大的法规备案审查室。该部门一定程度上发挥了违宪审查的职能,但由于其封闭、“秘而不宣”、距离社会民众过于遥远等缺陷,其实际作用有限。针对第三点,王老师认为分散审查可能导致选择性审查,从而使得某些严重立法漏洞被隐蔽或忽视。近来以违宪为由而撤销某一法律往往是以社会重大事件为契机,以公共利益或个人利益的严重损失为代价的。

    在交流提问阶段,有同学提问近日台湾地区通过违宪审查机制确定同性恋婚姻合法,在依宪治国的语境中,中国大陆的同性恋婚姻是否也会实现合法化?王老师对此表示,同性恋婚姻是否合法的关键在于国家如何理解婚姻。我国宪法、婚姻法未明确规定应以何种方式区分男女性别,故我国同性恋婚姻问题实际存有较大的合宪性解释空间,对此立法者须进行审慎、精确的衡量。

    还有同学提问在民法典编纂过程中,存在某些问题超越民事领域,进入宪法领域,如齐玉苓案,宪法应如何处理这些问题来回应民法典的编纂?王老师认为此一问题的实质在于宪法所规定的公民基本权利是否能够直接适用,并指出目前大陆法系通说不主张宪法所规定的公民基本权利直接适用于民事领域。而且依据现行宪法,在司法实践中,普通法院的法官无权直接适用宪法条款。这是因为我国宪法所确定的人民代表大会制度,其中第62条规定全国人大有权监督宪法实施,第67条规定全国人大常委会有权解释宪法;普通法院法官如果直接适用宪法具体条款,则难免涉及解释该条款,其解释违宪,对此相关的监督同样违宪。

    依宪治国是当今时代主题之一,也是法制改革的重中之重。王旭老师此次讲座为实现全面依法治国,推动中国法治进程做出了一份不可忽视的贡献。

分享到:
友情链接
中国人民大学 中国民商法律网 中国刑事法律网 中国宪政网 中国法学期刊网
法学文献与法律信息网 中国法学教育网 中国法理网 人大国际法网 冯玉军法律经济学网
中国反垄断法网 何家弘法律英语网 中华法律文化网 中国劳动法和社会保障法律网 北京环境法制论坛网
中国人民大学法律诊所 杨立新民商法网 中国人民大学知识产权学院 残疾人权益保障法律研究与服务中 多元化纠纷解决机制研究网
资本市场法治网 文化遗产法研究网 知识共享@中国大陆 律师业务研究网 中国证据法网
民法学精品课程 食品安全治理协同创新中心 《法学家》杂志 中国人民大学法律援助中心 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法律分社
《人大法律评论》杂志 《经济法学评论》杂志 《判解研究》杂志 世界知识产权法律和条约数据库 环境与能源法联合论坛
中国破产法论坛网 历史与社会 中国人民大学普通法中心 中国人民大学人权研究中心
 
© 2001-2015 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  地址:北京海淀区中关村大街59号  邮编:100872  京ICP备05066828号 网站管理 rlsenews@ruc.edu.cn | 联系我们 | 访问旧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