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Version 繁體 教师登录 学生登录
 
 
概 况 师 资 新闻中心 招 生 人才培养 对外交流 学术研究 党团工作 图书馆 校友网 培训中心
您现在的位置: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 > 新闻中心 > 学术活动
 
“法庭科学与冤错案件防范”圆桌研讨会顺利举行
2019/1/21

    2019年1月10日下午2点30分,“法庭科学与冤错案件防范”圆桌研讨会在明德法学楼725会议室举行。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程雷副教授主持研讨会,我院多名同学参与会议。



    2019年1月10日下午2点30分,“法庭科学与冤错案件防范”圆桌研讨会在明德法学楼725会议室举行。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程雷副教授主持研讨会,我院多名同学参与会议。 

    参会的美方嘉宾包括:美国无辜者计划战略诉讼部主任Maxwell Christopher Fabricant,加利福尼亚大学尔湾分校法律和社会学院犯罪学教授Simon Ablon Cole,纽约大学法学院亚美法研究所执行主任Ira Belkin,纽约大学法学院亚美法研究所研究团队人员高原、殷驰、刘超、Clayton-Greene Allen。参会的中方嘉宾包括:中国人民大学刑事法律科学研究中心李学军教授,中央财经大学法学院郭华教授,中国政法大学吴宏耀教授,中国政法大学法律与精神医学研究中心主任胡纪念教授,广州外语外贸大学法学院周新副教授,北京尚权律师事务所毛立新律师,中国政法大学朱伟一教授,天津外国语大学高级翻译学院陈阳副教授。
    会议主讲人包括Maxwell Christopher Fabricant先生及Simon Ablon Cole教授,他们共同介绍了美国鉴定科学的历史、冤错案件及改革努力等方面的内容。

    Maxwell Christopher Fabricant先生通过一系列经典案件为我们展开了美国鉴定科学的发展历史。他指出,在美国法庭科学发展的过程中,因冤假错案及脱罪案件而使得人们对鉴定这项活动的疑惑不断加强。美国信奉例外主义及刑事司法程序保障的作用,认为陪审团及沉默权等制度大大降低了犯错的可能性,也就消除了许多不正义之处。但随着一些冤假错案被发现,对此的质疑也越来越多。
    Fabricant先生详细介绍了美国第一例用DNA脱罪的案件——加利·达岑和凯瑟琳·克劳威尔的案件。案情为女方先是指控男方强奸她,后又改口说两人之间未发生性关系。除了这位女士的指控,当时的毛发比对技术也证明这位男士出现在案发现场。这也是因毛发比对技术造成冤假错案的一个案子。而1989年的DNA技术的使用排除了加利·达岑在现场的可能性。
    如果说达岑案发生后,美国的司法神话还未破灭的话,之后的另一个案件——克利·布拉德沃斯案则真正地使美国司法界产生了震动。布拉德沃斯被指控强奸并且控罪成立,他被判死刑。此案中目击证人的证言是主要证据,但是也用到了鞋印比对证据。此案引起轰动的原因不仅在于它是冤假错案,也因为当事人被判处死刑,而死刑本就在美国就有很大争议。后来美国学者也不断将此案拿出来讨论,联邦政府今天亦有一个以布拉德沃斯名字命名的基金,做定罪后的证据鉴定的基金支持。
    随后Fabricant先生介绍了两个中国不太常见的案子——雷·克朗案和卡梅隆·托德·威灵汉姆案。
    雷·克朗在案发时为一个三十几岁于邮局工作的男性,他经常去酒吧喝酒。某天酒吧经理于酒吧被谋杀,尸体全身赤裸,胸口处有一个咬痕。当时警方找不到犯罪嫌疑人,调查后发现有证人说被害者曾说过雷·克朗会帮她关门,且其他人也证实雷克朗在追求被害人,并送过她一辆车。后此案的牙医经过比对,认为尸体上的咬痕是来自于克朗的牙齿,牙医提出,“科学证据显示咬痕是雷克朗的牙齿留下的咬痕,既然咬痕来自雷克朗,那也应该是雷克朗谋杀了被害者”。雷克朗随后被判死刑,但之后此案证据被推翻过一次,虽然推翻后雷克朗仍被判有罪。虽然后来利用DNA技术排除了雷克朗在场的可能性,并由此找到了真凶,但此前做鉴定的牙医仍否认雷克朗是无辜的。
    第二个案子中的当事人卡梅隆·托德·威灵汉姆有三个孩子,因为家里失火,威灵汉姆的三个孩子全被烧死。邻居作证时指出威灵汉姆在失火时几次想要返回火场救孩子,但都被旁人阻止了。火灾过后调查员到现场勘察,认为此案不是失火,而是有人点火。调查员判断道,现场照片显示应该是浇过汽油才燃烧起来,并且是屋内多处同时起火。另外,起火温度高于一般失火事故,调查员由此怀疑是有人放火使用了助燃剂。德克萨斯州由此指控威灵汉姆谋杀了三个孩子,邻居也改口称他在孩子丧生后表现得并不伤心。当事人被判死刑,没有立刻执行,他不断上诉但是申请均被拒绝。1992年威灵汉姆被处决。而今天大部分美国人都认为威灵汉姆是被错杀的,因为在后来的失火研究中发现,失火现象也伴随着火势异常、多处同时起火、窗户破碎等与威灵汉姆案现场相似的情况,且浇汽油等助燃剂来点火造成的火灾温度与一般失火温度并无太大差别。
    这两个案子的共同之处在于案中使用的证据是一种所谓的“知识”——即被一代代流传并且未经过质疑的前人之言。而当真正对此做了科学研究后,此前的“知识”的可靠度就被推翻了。 


    随后,在场嘉宾就咬痕证据的使用及证明力展开了热烈的讨论,在场的中方嘉宾也介绍了在中国对于鉴定资质的能力验证。 


    第二位主讲人Simon Ablon Cole教授介绍了冤假案件在美国的两个重要数据库——无辜者计划和全美脱罪平反登记。无辜者计划包含350件案件,均为通过DNA脱罪,被错判的人都已经被宣告无辜,案件涉及的大都是重罪,如强奸、谋杀,且大多数与生物证据有关;而全美脱罪平反登记是1989年开始的美国的冤假错案的登记,涉及罪名包含轻罪,因此案件数量更多,其中包含的两千多起案件信息都已经在网站上公布,且可按标签查找,查询便捷。
    Simon Ablon Cole教授按不同的分类统计方式介绍了无辜者计划脱罪案件的特点。他指出,经过统计发现错案的最大原因是鉴定技术,这在他看来是非常讽刺的,因为鉴定技术本是用于推动证据认定的发展,如今却造成了许多错案。而脱罪案件中,通过DNA来脱罪的达到了三分之一。
    这500多起案件的鉴定证据问题主要出在:①欺骗/不当行为:伪造或篡改、故意欺骗或者隐瞒欺骗结果;②夸大其词:鉴定分析的证明力被说得比实际上大;③矛盾:包括分析员本人在内,说报告有误。教授认为产生这些鉴定问题的原因包括:机构主要设置在执法部门;远离主流科学界;法院不愿质疑鉴定科学;自我规范。







    随后在场嘉宾由Cole教授提到的鉴定证据的问题展开,热切讨论了指纹对比的准确性及证明效力、可靠性与有效性的关系、专家意见对于意见一致的倾向性、科学证据的科学性与否、鉴定意见与人的经验的关系等话题。
    讨论过后,Cole教授接着介绍了不科学的证据采用背后的结构性问题。他提到第一份指纹的效力研究是2011年进行的,但指纹最开始采用是在1911年,这样看来,现有体系下似乎是先采用技术,然后才来研究其效力,但事实上应该是反过来才更加合理。除了效力研究,稀有性(频次)研究也同样重要,例如发现嫌疑人的样本的一致性有多少。另外也有其他的问题,如缺乏对确认偏误的关注,或者是过分夸大证据的证明力,还有一种倾向是做鉴定时采用绝对的表达方式,而不是用“可能性/具有一定比例是错的”的表达方式。
    Cole教授又介绍了美国现在的解决方案。过去十年美国政府出台了很多围绕目前鉴定科学存在的问题的报告。报告中给出了未来用以解决问题的研究方向,如美国国家科学研究委员会建议成立国家鉴定科学研究所,虽然此项建议目前还未落实;美国国家标准技术研究所科学委员会提议编写规范所有鉴定科学的标准来进行自我管理;美国总沟通科学技术咨询委员会提出,应生成技术准确率方面的数据并向事实认定者报告;美国国家标准技术研究所统计与鉴定证据应用中心的建议则是建立统计模型来检测证据的证明价值并将结果告知事实认定者。 

    与会嘉宾对比中美鉴定科学的现状及改革方向,就鉴定科学中的科学标准和政府管理、中美司法制度下法官的作用及其对科学证据的态度进行了讨论。
    Cole教授指出,一些已被证实是错案的案件仍然被认为是有效的,且可以被援引,这就存在很大问题。Ira Belkin先生为我们介绍了美国特色的判例制度,从而解释了为何法官对于科学证据的援引会出现跟随其他法官判决的情况。
    Cole教授还详细分析了确认偏误的种类。其中最容易出现错误的一类就是受到其他证据影响而形成的偏误,如受DNA分析影响的咬痕分析,以及意识到嫌疑人已经认罪进而受影响的咬痕分析。而预防偏误的措施包括 “按顺序披露”、指纹鉴定中的“线性ACE-V”。现有制度规定,要先分析存疑样本并记录在案,再分析已知样本,如果存疑样本的特征是在披露之后发现的,必须分别对此进行记录。因此这种记录必须要很详细,且要永久记录在案。教授对此提议规范实验室的案件管理,具体而言,就是案件信息由管理员来决定应该给哪一类的检验人员,而避免检验分析人员获知一些信息后形成认知偏误影响他们的分析。 


    Fabricant先生最后讲解了有关毛发显微检验案件中的DNA脱罪及与之相关的三个具体案件,并阐述了联邦调查局对毛发对比审核中检测员证言“适当”的标准。




    主讲人介绍完毕后,中国政法大学的吴宏耀教授对此做了总结,他介绍了中国与无辜者计划对应的相应计划及实物证据的证明利用问题。而广东外语外贸大学法学院的周新副教授分享了广东地区鉴定科学的现况,包括鉴定几种的案件领域及案件特点。Fabricant先生、郭纪念教授、毛立新律师也对会议内容作了精彩的总结,并分享了自己与会的感受。在场学生亦踊跃提问,与在场嘉宾就鉴定科学相关话题进行了深入交流。

    最后Ira Belkin先生就会议内容做总结,他对纽约大学亚美法研究中心团队成员殷驰研究员针对中国案件数据库展开的工作表示感谢,也对数据库的建立进行了展望。同时,他也感谢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和程雷教授对他的邀请。Ira Belkin先生亦对两位主讲人的精彩介绍及团队人员为研讨会所作的努力表示深深的谢意。此次圆桌研讨会在热烈的掌声中落下帷幕,会议结束后,与会人员仍就相关议题进行了探讨,讨论的热情并未随着会议的结束而降温,我们期待中美双方在鉴定科学及刑事诉讼法的其他领域有进一步的对话与合作,共同推进鉴定科学及刑事司法领域的发展。 


供稿:余  楠
摄影:陈泓怡
指导教师:程雷
编辑:朱晓妍


















分享到:
友情链接
中国人民大学 中国民商法律网 中国刑事法律网 中国宪治网 中国法学教育网
人大国际法网 国际法本科精品课程网 中国反垄断法网 中华法律文化网 中国劳动法和社会保障法律网
北京环境法制论坛网 中国人民大学法律诊所 中国人民大学知识产权学院 残疾人权益保障法律研究与服务中 多元化纠纷解决机制研究网
文化遗产法研究网 知识共享@中国大陆 中国证据法网 食品安全治理协同创新中心 《法学家》杂志
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法律分社 《人大法律评论》杂志 《经济法学评论》杂志 《判解研究》杂志 世界知识产权法律和条约数据库
中国破产法论坛网 历史与社会 中国人民大学普通法中心 中国人民大学人权研究中心 律师业务研究网
 
© 2001-2017 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  地址:北京海淀区中关村大街59号  邮编:100872  京ICP备05066828号 网站管理 lawweb@163.com | 联系我们 | 访问旧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