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Version 繁體 教师登录 学生登录
 
 
概 况 师 资 新闻中心 招 生 人才培养 对外交流 学术研究 党团工作 图书馆 校友网 培训中心
您现在的位置: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 > 新闻中心 > 学子风采
 
法学院辩论队宪法日法学主题表演赛圆满结束
2019/12/9

一、赛程回顾

    2019121日下午2点,法学院辩论队2019年宪法日表演赛于明商307圆满举办。

    一周以来,辩论队2019级辩手经过精心准备,斟酌论点、推演攻防、反复磨合,为表演赛付出了巨大的努力!

    宪法日表演赛作为法辩今年首创的活动,融合激发同学们的辩论兴趣、展现法辩19级队员的魅力风采以及纪念庆祝宪法日为一体,对于宣传宪法知识,扩大法辩影响力具有重要作用。




    表演赛如期举行,不少其他院的同学也报名活动前来观看。

    同时,我们荣幸邀请到了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宪法学博士研究生,2012级法学院辩论队辩手钱坤师兄;法学院辩论队2016级辩手,第三届全国学生“学宪法讲宪法”比赛全国总决赛大学生辩论赛一等奖,北京赛区总决赛(高校组)最佳辩手,第十届“联合信实”杯模拟法庭辩论赛全国亚军,“瑞达杯”首都八校辩论赛亚军,“林韵杯”首都高校辩论赛亚军,首都十五校法学案例辩论赛亚军,目前保研至北大宪法与行政法方向的黄智杰师兄担任本场表演赛的评委


    本场表演赛的辩题是:选区划分应当/不应当以人口比例为优先标准

    正方辩手(按辩位):周振翀、王昭月、柳玥婷、霍美利。




    反方辩手(按辩位):刘宇婷、耿晓彤、张璐屹、宋晨炜。




    正方首先对“以人口比例为优先标准”做了阐释,即在原则上体现为一人一票,每票同值。同时指出实践中要求合理划分选区且可以做出小范围的调整。论点层面,正方认为以人口比例为优先可以很好地保障同票同权,避免某些人的选票效力被人为刻意放大和削弱的情况,保障选民在选举权上的平等。同时指出以人口比例优先可以更加充分反映民意,表达大多数人的意愿,从而有利于实现选举的目的。

    反方则认为以人口比例为优先标准将使人数少的群体的利益诉求难以得到表达,有悖于选举和民主的初衷。而以居住状况或者生产单位、事业单位、工作单位为优先标准划分选区,不仅有利于每个利益群体选出自己的利益代表人,充分表达群体的利益诉求,还可以避免因为选区内部利益不一产生冲突,导致选举效率低下。实现实质上的平等和公正,促进社会更好地发展。

    后续双方交锋激烈,对于实质平等与形式平等问题进行了深入的探讨,将论点层层推进。

    结辩环节,双方四辩对交锋战场进行了细致的梳理。反方着眼于社会对少数人群体利益的尊重而非多数人的暴政才是这个社会应该追求的实质平等。而正方最后则着眼于民主与选举的价值为整场比赛划上了圆满的句号。


二、嘉宾点评


黄智杰师兄:

    这个题目对于大一的同学确实比较难。关于这个题目,我国选举法规定是以人口比例为基轴,划分选区应当以每一代表所代表的人口数大致相等为原则,这个基轴下可以用工作单位、居住状况等为标准。大家今天可能对我国选举法的规定没有做太多具体解释。反方可以参见韩国选举法,你们提到的判例也是韩国的。选举法2010年修改时明确提到城乡代表的每一代表代表的人口总数都应当大致相等,基本上消除了城乡差别在立法层面上的问题。大家最后打成了选举权平等的含义是什么,正方更多是说形式平等、同票同权,反方更多是说多保护少数人一点,正反方矛盾的焦点不是很明显,双方更多像是解释上的区别。并且,讨论宏观的选举权怎么才叫公平,就比较抽象,也缺少具体的例子进行阐释,这样宏观的讨论意义不大,建议寻找几个典型的案例打透。

    其次,双方争论比较多的在于少数民族权益问题。但是在我国少数民族区域自治法中,我国少数民族的各种政权机关都要有适当比例的少数民族代表,而且首长必须是少数民族,这些规定就能保证少数民族参与国家社会事务管理的权力不会受到什么削减。

    大家可以参考一下张千帆老师的《宪法学导论》,人口比例代表制应该对应的是职业代表制,像香港,选举特首提名委员会就是不按照选举的同票同权,而是各行业的代表进来选举,这种方式更多的有精英制的色彩,不过现在的主流理论还是支持地区间的同票同权。大家打辩论需要找到与之相对的制度是什么,以制度打制度。




钱坤师兄:

    首先,代表名额的分配和选区的划分应该不是一回事,但是打成同票同权的话两个问题就混在一起了。我国选举的法律研究还不太健全,但这在西方的政治学里研究的很多,别国对于选区划分有大量的争议。在这个题目里,我觉得选区划分大概有两点意义,一个是对外,在大的政治共同体里由一个小的选区作为基本单元,这个选区的有人员会产生出若干的代表,在大的政治共同体里这些代表会代表这个小的单元发声;一个是对内的,比如把你们班级的人放在一个选区,大家年龄、知识背景都差不多,可以互相讨论。但是如果你和你的导师在一个选区,各种事实上的权力关系,你的权利能不能得到保障是不一定的。有的地方由多元族裔构成,声音就比较多元,但有的地区只有单一族裔,我作为移民者加入就比较困难,划分选区在对内上也是有意义的。

    其次,你们很棒,触及到了民族的问题、残疾人的问题,但是你们也发现了怎么划分少数人可能本身就是政治一个问题,这可能需要政治决断。族裔当然是一个经典的问题,但如果我们想讨论它,面对这么多标准的时候,你背后还是需要一些价值支撑,这就关系到我们想要什么样的政治,我们想选出什么样的代表。一方说我们要代表少数人利益,一方说选举就是要代表多数人的利益。现实中可能会有攻击、谩骂、挑衅,这是一种利益博弈型的政治。还有一种是,我没有把你当外人,我相信你大概也能听懂我的意思,如果你认为不对,你举出一个正确的理由,或许我也能理解你,这是以理解为取向的。当然也可能是,我们共享一种意义,或者共同珍视一个先验的价值。你们想要的是尔虞我诈、彼此敌视的模式吗?这是典型的自由主义模式,可能也有说服力,但是现实里可能没有这么单纯。

    第二个问题是我要选什么样的代表,我是想选一个能力强的人,尽管他不会听我的,还是想选一个传声筒,又或者是一个善于沟通的人,既听得见我的诉求、也听得见别人的诉求。双方打的时候很模糊。我觉得这是要与这两个根本问题挂钩的。

    战术上的话,我建议双方把问题情景化,在具体的情景里逼问对方要做出这样的政策选择,这背后的价值预设是什么,哪一种价值预设更好?又或者你们不打价值的话,也可以打制度方案。总的来说,双方的辩手在操作配合层面都挺好。

分享到:
友情链接
中国人民大学 中国民商法律网 中国刑事法律网 中国宪治网 中国法学教育网
人大国际法网 国际法本科精品课程网 中国反垄断法网 中华法律文化网 中国劳动法和社会保障法律网
北京环境法制论坛网 中国人民大学法律诊所 中国人民大学知识产权学院 残疾人权益保障法律研究与服务中 文化遗产法研究网
知识共享@中国大陆 中国证据法网 食品安全治理协同创新中心 《法学家》杂志 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法律分社
《人大法律评论》杂志 《经济法学评论》杂志 《判解研究》杂志 世界知识产权法律和条约数据库 历史与社会
中国人民大学普通法中心 中国人民大学人权研究中心 律师业务研究网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教席网站导航
 
© 2001-2019 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  地址:北京海淀区中关村大街59号  邮编:100872  京ICP备05066828号 网站管理 lawweb@163.com | 联系我们 | 访问旧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