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Version 繁體 教师登录 学生登录
 
 
概 况 师 资 新闻中心 招 生 人才培养 对外交流 学术研究 党团工作 图书馆 校友网 培训中心
您现在的位置: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 > 新闻中心 > 学术活动
 
法学院“双周前沿讲座”第二十四讲“改革时代的法治观念与法学的任务”成功举办
2019/12/17
    2019年12月5日中午,法学院本科学术创新人才培养计划“双周前沿讲座”第二十四讲“改革时代的法治观念与法学的任务”在明德法学楼602报告厅成功举办,讲座由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张龑教授主讲。



    改革开放四十年以来,我国的法治建设事业取得了巨大的进步和发展,为什么在改革开放这四十年,法治取得了成功?为什么在改革开放之前,法治的发展却缓慢?如何总结改革开放四十年来法治进步的背后的缘由?张龑老师连续几个发问,引领同学们迅速进入今天的主题。张老师指出,中国的法治发展有其深层次的根源,新时代学习法学的学子,除了要学习西方的法学理论,还要背靠中国国情实际,从现象窥探本质,把握中国法治发展的成功经验,理解未来社会进一步转型的目标和需要,在这个大变革大转型的时代为国家发展贡献自己的智慧和力量。以此为出发点,张龑老师围绕“当下时代的坐标、思想史上的检讨、改革与转型法治”三个维度展开了本次讲座。

    张老师首先就中国当下社会发展的历史方位和转型目标提出自己的看法。他强调,我们每个人都是生活在一定历史时空中的个人,要把握中国发展的未来方向,首先要了解自己和国家在当前时代转型中的历史方位。张老师认为,人类进入现代社会三百年来,还没有进入凯尔森所说的规范社会中,这三百年来,世界各地都仍然处于变革和变动之中,中国也如此。自民国肇造,到解放战争建立新中国,再到改革开放,国家与社会的转型从未停止。今天,我们处于飞速的时代进步之中,时代还在不断地创造新的事物并赋予他们新的合法性,旧的事物不断地在被超越、被淘汰,时代的转型推动每个人不断地向前进,推动社会前进,没有让人们休息的时间。

    对于社会转型的目标,张老师提出,社会转型的方式无非是两种:革命和改革。革命是以暴力的手段,从社会不稳定的状态进入稳定的状态。改革是既要实现革命的目标,又要避免使用革命的手段,在稳定的状态中寻求进一步的改善和进步。在这个转型时代中,中国的目标是以改革的形式实现革命的目标。过去四十年改革开放的经验表明,改革是我们社会进步的一种新型而有效的社会转型手段。另一方面,快速的发展也让我们面临更加激烈的国际矛盾。无论是“中美贸易摩擦”,“香港人权法案”,还是“新疆人权法案”,无不揭示着我们未来的发展将面临更加激烈的国际利益冲突。各位同学作为新时代的年轻学子,必须要对时代的变动有着深刻的认识,才能在未来的时代变动大潮中脱颖而出。

    其次,张老师认为,要认清我们的当下法治建设和法治观念的发展,需要向前检讨几个世纪以来法学思想史上的观念变动。回顾近代三百年,欧洲的思想家大多诞生于欧洲的风云变幻和社会重大转型时代。卢梭、康德、霍布斯、马克思和施米特,都诞生于那个时代的风云变幻之中,他们的思想也深刻反映着那个时代的特点。

    卢梭和康德思想的典型特点在于设定一个完美社会状态的设想,随后提出一个将现实过渡为理想的发展进路,如卢梭的“自然状态”、康德的“世界永久和平论”。这种思想方式面临的问题在于理想过于遥远,实现过于困难,直到今天,我们的社会还距离理想社会极为遥远。但这种理想是极为伟大的,卢梭和康德的思维方式到今天,依然是我们革命或者改革转型的时代目标。

    霍布斯作为英国人,其思维方式不仅受到宗教文化的影响,也受到英国本土经验主义的影响。他认为社会转型的关键在于从不安全的状态到安全的状态。在霍布斯看来,社会自然状态既不是理想社会,也不是正常的现实状态,而是一种紧急状态,即人与人之间的丛林状态。而安全和秩序是个人在社会转型中最基本的追求,所以人们追求的社会转型不在于转型是否进入理想社会,而在于如何达到这种让社会进入有秩序规范状态的转型。而这也正是中国目前所经历的,我们所关注的,如何让社会转型成为法治社会的重要阶段。

    施米特认为,马克思主义理论中的无产阶级专政,本质还是以革命方式实现无产阶级的解放,这种革命方式带来的是例外状态,所以无产阶级专政无法成为一种社会的常态。施米特在马克思主义理论的基础上更进一步,认为无产阶级专政应当进一步转变为主权专政的立宪法治状态。这一思想同我国的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理论异曲同工,即进入社会主义改革状态。

    总的来说,思想史上的回顾可以分为三种转型范式:即现实到理想状态、例外状态到法律规范状态、革命状态到改革状态。 

    最后,张龑老师向同学们讲解了改革时代的法治观念问题。张龑老师指出有三种法治观念,包括理想法治、立宪法治和转型法治。

    理想法治是一种理想意义上的法治类型,它构成了任何一种现实类型法治和批判维度,但往往由于离现实太远,法治建设者急于求成,结果常常适得其反。

    立宪法治则认为一经立宪之后,整个社会就进入到依据该宪法引领的规范状态。事实上,立宪法治是一种符号思维,它关键在于符号问题,符号的本土化、观念的统一化是立宪法治面临的重要问题。

    转型法治介于前两者之间,它既不相信可以一蹴而就地实现理想法治,也不满足于模仿某种特定类型的法治,它要回答的问题是,如何在追求理想目标的过程中还能保持相当水准的法治,同时保证法治本土化和适应化。转型法治有三个主要特征:1.低烈度的改革。它不是革命,但要有改进与变革,在这种改革之中,也会存在着利益冲突,但它相比于革命,是低烈度的。2.外来符号的本土认知。外来符号必须进行本土化,符合本土人民的理解认知,能够达成社会共识。3.基本的法律秩序保障。为此,转型法治需要一个引领方向的人民代表,这个代表不是常设的代议政府,而是引导型政党,它构成了改革时代转型法治的本质特征。

    生活在一个唯变不变的社会转型时代,只有了解当下中国法治进步的经验、未来发展的转型方向,我辈法学学子方能深刻把握住时代发展的需要,在万象纷繁、流转不息社会转型大潮中,发挥和贡献自己的法学智慧,在这个时代策马扬鞭,与国家命运声息相闻。

    (撰稿:张凌波;摄影:岳展羽)
分享到:
友情链接
中国人民大学 中国民商法律网 中国刑事法律网 中国宪治网 中国法学教育网
人大国际法网 国际法本科精品课程网 中国反垄断法网 中华法律文化网 中国劳动法和社会保障法律网
北京环境法制论坛网 中国人民大学法律诊所 中国人民大学知识产权学院 残疾人权益保障法律研究与服务中 文化遗产法研究网
知识共享@中国大陆 中国证据法网 食品安全治理协同创新中心 《法学家》杂志 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法律分社
《人大法律评论》杂志 《经济法学评论》杂志 《判解研究》杂志 世界知识产权法律和条约数据库 历史与社会
中国人民大学普通法中心 中国人民大学人权研究中心 律师业务研究网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教席网站导航
 
© 2001-2019 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  地址:北京海淀区中关村大街59号  邮编:100872  京ICP备05066828号 网站管理 lawweb@163.com | 联系我们 | 访问旧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