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Version 繁體 教师登录 学生登录
 
 
概 况 师 资 新闻中心 招 生 人才培养 对外交流 学术研究 党团工作 图书馆 校友网 培训中心
您现在的位置: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 > 新闻中心 > 学术活动
 
陈磊教授主讲第502期民商法前沿论坛“情势变更——中国法与普通法的比较”
2019/12/18

    12月4日,第502期民商法前沿论坛在明德法学楼603举行,香港城市大学法律学院陈磊教授为大家带来了“情势变更——中国法与普通法的比较”专题讲座。与谈嘉宾是来自中国政法大学比较法学研究院的刘承韪教授和来自北京大学法学院的贺剑助理教授,法学院博士研究生任九岱担任本次论坛主持人。

    论坛伊始,陈磊教授谈到普通法在我国当前法律事务中的适用性不断加强,普通法与中国法形式不同,但在个案的处理上会取得相似的结果,其原因部分在于我国《合同法》在订立时借鉴了《联合国国际货物销售合同公约》(United Nations Convention On Contracts For The International Sale Of Goods,简称CISG)、《国际商事合同通则》(Principles of International Commercial Contracts,简称PICC)以及欧洲合同法(The Principles of  European Contract Law,简称PECL)。

    陈磊教授指出了情势变更制度的主要特性,包括合同适用情势变更后应该产生变化、情势变更发生后订立双方都没有履行原有合同的责任、情势变更发生在订立后和完全履行前、情势变更与商业风险和不可抗力有所区分,以及我国《合同法》对公平原则的重视。其后,陈磊教授为大家讲述了普通法中类似于情势变更制度的“落空原则”(Doctrine of Frustration)。(1)双方合同已经事先约定合同出现不可抗力导致无法履行情况时的责任承担条款时,落空原则不能成立。(2)如果合同没有事先约定,出现不可抗力导致合同无法履行的,法官应该基于影响合同履行因素的可预见性进行责任判定。可预见的,不成立落空原则。不可预见的,进一步考虑。(3)对于不可预见的原因,因为合同订立者本人原因导致合同无法履行的,不成立落空原则。(4)事先约定带来的变化如果影响显著,继续考虑成立落空原则。显著影响主要有三类:合同履行后达不到完成的条件,落空原则不成立会导致合同违法,以及合同目的不能实现。

    接下来,陈磊教授总结了中国法和普通法在情势变更制度适用上的异同。相同点是两种法律在裁定情势变更成立时都要求合同影响因素的不可预见性,并且都不允许出于商业目的(主要包括价格变动)变更申请。不同点在于,中国法中不可预见性是情势变更成立的必须要件,这在普通法中只是构成要件之一;对于“合同目的不能实现”具体的适用问题,普通法要求整个合同完全不能实现,适用范围极窄,而我国在具体裁判上更加宽松。中国法和普通法对于显失公平的处理方式也不同,如果不支持情势变更,会导致显著不公,中国法上可以成立情势变更,但普通法中不考虑公平因素,认为达不到利润预期属于正常的商业风险,不能成为合同变更的理由。此外还有法律救济的不同,中国法中情势变更成立后,法庭和仲裁机构有权限变更合同或解除合同,普通法中落空原则一旦成立,合同自动灭失,原有的履行义务消失,不存在变更问题。站在普通法角度,陈磊教授认为中国法官应该如何对合同进行变更,以及如何做可以保证对合同双方都公平的问题需要进一步的解释。

    与谈环节,刘承韪教授简单谈论了我国情势变更制度的渊源。市场经济发展初期,以“政府指导价”为形式的国家权力参与导致情势变更制度的出现,到1999年因为情势变更制度赋予法官较大自由裁量权被叫停。2009年金融危机出现后,出于对市场交易的促进和规范自由裁量权的考量,重新引入情势变更制度。刘教授同时提到,我国法律的创新采取的是司法先行,后确立规则的立法惯例,这是中国法与普通法产生差异的原因之一。其后,刘教授对美国法中的落空原则进行了分析,认为美国法没有英国法那么绝对,其中也包含因为价格不平等产生的情势变更要求,只是没有写在落空原则的相关条文中,而是以“合同履行不合理”、“对价失衡”等形式进行了具体规定。

    贺剑助理教授主要讲述了聆听讲座的心得,其一,贺剑老师认为陈磊教授在进行比较法研究时注重法律功能的比较,而不仅仅是简单的法条比对这一思路值得学习。其二,中国法和普通法的对比可以促使研究者对一些在中国法中看起来习以为常的法律制度进行反思。其三,陈磊教授从法律实证角度进行法律研究的切入点使理论研究具有了更多现实意义。同时,贺剑老师对“合同目的不能达成”作为落空原则成立条件之一时是否应当有“造成不能达成的程度标准”提出了疑问。贺老师还对中国法中“法官有权变更合同”的制度提出了自己的想法,普通法只允许合同撤销是为了避免合同变更程序意义上的裁量风险和法官的腐败风险,同时尊重民法的意思自治原则,但是合同变更在有明确规定的情况下或许可以作为处理合同的新方式得到适用。


    陈磊教授对贺剑老师的问题进行了回应,认为对于合同的变更应由裁判者从客观理性第三人角度进行规定。对于“合同目的无法达成的程度认定”,陈磊教授认为这属于价值观上的政策导向,不是具体标准的意思,在实际使用中需要视情况而定。对于法院变更合同的权力,陈磊教授认为有一定可行性,但制度上依循的规则需要进一步阐明,

    回应贺老师的问题后,陈磊老师对同学的提问进行了解答,主持人对陈磊教授、刘承韪教授和贺剑助理教授的到来表示感谢,本次讲座圆满结束。

 

 

承办人:任九岱 张梓萱 陈姝霆

协办方:北京市安通律师事务所

(图文编辑:陈姝霆)

分享到:
友情链接
中国人民大学 中国民商法律网 中国刑事法律网 中国宪治网 中国法学教育网
人大国际法网 国际法本科精品课程网 中国反垄断法网 中华法律文化网 中国劳动法和社会保障法律网
北京环境法制论坛网 中国人民大学法律诊所 中国人民大学知识产权学院 残疾人权益保障法律研究与服务中 文化遗产法研究网
知识共享@中国大陆 中国证据法网 食品安全治理协同创新中心 《法学家》杂志 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法律分社
《人大法律评论》杂志 《经济法学评论》杂志 《判解研究》杂志 世界知识产权法律和条约数据库 历史与社会
中国人民大学普通法中心 中国人民大学人权研究中心 律师业务研究网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教席网站导航
 
© 2001-2019 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  地址:北京海淀区中关村大街59号  邮编:100872  京ICP备05066828号 网站管理 lawweb@163.com | 联系我们 | 访问旧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