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Version 繁體 教师登录 学生登录
 
 
概 况 师 资 新闻中心 招 生 人才培养 对外交流 学术研究 党团工作 图书馆 校友网 培训中心
您现在的位置: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 > 新闻中心 > 专论
 
陆家豪:履行迟延的合同解除规则释论
2021/4/13

内容摘要:针对主给付义务的履行迟延,符合我国《民法典》第563条第1款第3项、第4项的构成要件即可解除合同。符合我国《民法典》第563条第1款第3项之情形,直接落入主要债务的文义射程。合同解除法上的广义附随义务囊括了传统债法上之义务群中的狭义的附随义务与从给付义务,只有迟延履行广义附随义务不符合合同目的,方落入主要债务的射程,此时需将主要债务进行目的性扩张解释。在履行迟延中,应将我国《民法典》第563条第1款第4项作目的性限缩解释,并可采用类推适用违约损害赔偿的可预见性规则予以适用。就合同目的不能实现之判断,以公式来表明,即为重大违约(需结合个案判断)+并非债务人订约时不可预见或不可认识(当事人主观标准+理性人标准)=合同目的不能实现。可预见性的判断时点为合同订立时。不能实现合同目的的举证责任原则上由主张根本违约之一方当事人负担,但在如合同已明定给付日期等无争议之重要事项之场合,当事人无需负担举证责任。履行迟延中的合同解除权之发生不以债务人的可归责性为必要。在解释上,应当认为我国《民法典》第563条第1款第3项适用于非定期行为,我国《民法典》第563条第1款第4项适用于定期行为。关于相对的定期行为之成立,除有履行期日严守要件之外,还须结合合同目的予以判断。

 

关键词:履行迟延;主要债务;合同解除;定期行为;非定期行为;合同目的;民法典


履行迟延的合同解除规则释论_陆家豪.pdf

分享到:
友情链接
中国人民大学 中国民商法律网 中国刑事法律网 明德公法网 中国法学教育网
人大国际法网 国际法本科精品课程网 中国反垄断法网 中华法律文化网 中国劳动法和社会保障法律网
北京环境法制论坛网 中国人民大学法律诊所 中国人民大学知识产权学院 残疾人权益保障法律研究与服务中 文化遗产法研究网
知识共享@中国大陆 中国证据法网 食品安全治理协同创新中心 《法学家》杂志 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法律分社
《人大法律评论》杂志 《经济法学评论》杂志 《判解研究》杂志 世界知识产权法律和条约数据库 历史与社会
中国人民大学普通法中心 中国人民大学人权研究中心 律师业务研究网 意大利benecon研究中心联 法律和社会科学
 
© 2001-2019 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  地址:北京海淀区中关村大街59号  邮编:100872  京ICP备05066828号 网站管理 lawweb@163.com | 联系我们 | 访问旧版